股市配资平台_正规股票配资实盘_股票配资怎么配资

配资股票 宜春环保整顿一周年:锂价跌破成本线,矿端开工率低,暂时停工盼价格回暖

发布日期:2024-06-23 14:38    点击次数:87

3月中旬的宜春连日阴天,偶伴有小雨,路边四处盛开的油菜花尤为嫩黄、清新。汽车行驶在杭长高速宜春段上,途径宜丰县时,一抹白色在绿色环绕的群山中格外显眼。

这是座矿山。江特电机旗下狮子岭矿区含锂瓷石矿、宁德时代旗下枧下窝矿区陶瓷土矿(含锂)、九岭锂业旗下花桥大港瓷土矿,均疏落分布在这连绵的山脉之上。

    

据当地人描述,这里曾是“淘锂”者的热土,“石头造富”热潮下,不少人投身锂电行业成为选矿厂厂长、锂矿贸易商,宜春的大街小巷流传着幸运儿们一夜暴富的故事……

在碳酸锂价格跌破成本线后,而今潮水褪去,宜春锂矿开采也更规范、环保;但在3月的倒春寒中,当地从业者还在等待锂价回暖。

实探:矿山春节后开工率低,工业园大门紧闭

相较于前两年的车马喧阗,3月中旬的宜春矿山显得有些安静。

我国探明的最大锂云母矿——宜春钽铌矿(414矿)位于宜春市袁州区新坊镇。距离414矿约20公里的新坊镇花桥工业园聚集了许多小型矿企,如宜春市宜富矿业有限公司、宜春市袁州区磊鑫矿业有限公司、诚盛矿业有限公司……

这里曾客商云集,日进斗金,但现在它们无一例外大门紧闭,只剩几个看守的员工。有位留在公司看守的大爷告诉时代财经,往年这个时候这里很多人,但今年还没开工。

    

尽管是工作日,但路上来往的人却很少,在通往矿山的途中,偶尔有零星的几辆大货车经过,但鲜有满载。而在两年前,这条路上来来往往的都是满载“石头”的货车。

在山路的一个拐弯处,“禁止捡石头、撬石头、挖石头、非法收石头”的红漆标语与一年前相比,已有些褪色。这种“石头”,曾经是宜春人心目中的“金子”,但随着成品碳酸锂价格的暴跌,“疯狂的石头”也随之降温。

    

宜丰县是宜春市拥有丰富锂矿资源的下辖县,曾经从事碳酸锂贸易的蔡勇(化名)向时代财经回忆道,“锂价疯炒的时候,出外打工的人都回来挖石头了,去山里捡一晚上能赚一两千。我拿货一天要往返宜丰矿山好几趟,常常是刚回来又出发,这条路上的卡车都堵车”。

但到了今年3月中旬,时代财经在宜丰县矿山附近看到,途径的车辆很少,卡车也只是偶尔经过,没有了蔡勇描述的热闹场景,现场格外冷清。

另一位当地人士也告诉时代财经,以前宜春钽铌矿附近的路两边都堆满了锂矿石的粉末,现在很少见了。

宜春钽铌矿山顶的采矿场是禁止外来人员进入的,3月中旬,时代财经来到宜春钽铌矿采矿场附近,采矿场不远处的空地停着几辆挖掘机,部分云母石裸露在地表,在阳光下闪闪发亮。时代财经向多方信源确认,此时宜春钽铌矿尚未开工。

    

除宜春钽铌矿外,经实地走访和多方采访,时代财经了解到,自春节后至3月中旬,宜春地区小型矿企和选矿厂多数处于停工状态,矿端有4家正常开工,整体开工率较低。

3月中旬,多位业内人士告诉时代财经,宜春地区现在基本没有货(锂矿石)。除矿端外,宜春地区下游材料厂和电池厂也未满产。

宜春一位资深锂电从业人员刘浩(化名)告诉时代财经,去年11月前后,当地矿山全年的开采量基本上已经开满了,在那之后矿山就相当于停工了。“后来碳酸锂的行情一般,再加上过年晚,一季度是常规淡季,开工也不挣钱,还不如再停会。”

以永兴材料旗下宜丰县花桥乡白市化山瓷石矿为例,时代财经在全国矿业权人勘查开采信息公示系统查询到,其设计矿山(核定)规模为300万吨/年,实际年采矿石量为298.97万吨,基本满采。不过,永兴材料在今年1月公告表示,该矿的生产规模由300万吨/年变更为900万吨/年。

对于复工的时间,时代财经从多位从业者了解到,截至发稿当地矿企已逐步开工。多家矿企的相关人士表示,计划3月底开工。

宜春矿企,困在低利润里

今年2月,恰逢宜春环保整顿一周年,有关环保倒查的传闻甚嚣尘上;叠加春节后宜春地区本就较低的开工率,一度引得市场情绪高涨。去年12月上旬碳酸锂期货价格跌破9万元/吨,但今年3月一度涨破12万元/吨,目前企稳于11万元/吨附近。

对碳酸锂这波价格反弹的原因,真锂研究创始人墨柯认为,系下游订单预期向好,行业周期性反弹所致,与宜春地区传闻因环保问题开工率下跌也有一定关系。长期来看,墨柯认为碳酸锂价格整体仍会呈下降趋势。

经时代财经多方了解,当地矿企未大规模开工的主要因为现阶段碳酸锂价格偏低。“主要还是价格低,做了也是这样,不如等行情好转再做,环保因素是次要的”,刘浩表示。

多位当地从业人士向时代财经表示,距离环保整顿已过去了近一年,彼时未取得环保资质又想继续从业的公司完全有足够的时间完成相关工作。即便要达到较高的环保标准,目前也无技术难度,主要是成本增加。

有地质专家和分析师向时代财经指出,宜春地区锂矿品位较低,提锂的成本本就处在较高水平。

锂云母提锂、盐湖卤水提锂和锂辉石提锂,是目前全球主流的三大提锂路径。相较于锂辉石和盐湖,锂云母矿的品位天然较低。而宜春地区锂矿主要以锂云母为主,少数地方为锂辉石,该地区锂矿品位普遍较低,多数低于最低工业品位。

品位低的矿石要产出同样的碳酸锂精矿,则意味着需要消耗更多的能源,也会产生更多的废料(锂渣),其选冶成本和尾矿处理成本都会较高。

目前,宜春地区的主要矿山有宜春钽铌矿、宜丰县白市化山瓷石矿、宜丰县花桥大港瓷土矿、宜丰县狮子岭矿区含锂瓷石矿,和宜丰县东槽村鼎兴瓷土矿等。

宜春市政府出台的《宜春市锂电新能源产业中长期发展规划(2023-2030年)》(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规划》”)显示,宜春锂资源多为低品位含锂陶瓷土,其原矿氧化锂含量在在0.2%~0.53%之间,且大部分为0.4%以下,对比锂辉石矿1.0%以上的原矿品位,同样生产一吨锂盐,云母矿能耗要高于锂辉石1倍以上。

但宜春地区也有它的优势所在。这里的矿开采相对简单,储量丰富;较四川、新疆等地,宜春地区地形简单、交通便利、运输成本低,且基础设施、产业链配套完善。

墨柯向时代财经表示,宜春地区的碳酸锂成本在15万元/吨左右,在现有行情下,当地企业利润空间有限,开工率低主要受价格影响。

刘浩则表示,宜春地区的碳酸锂成本大约在10万元/吨左右,这边矿石虽然品位低,但开采成本也低,主要是加工成本。在现在的行情下,当地企业需要自有矿才能有效调控,保证利润。

华安金属新材料首席分析师许勇其分析指出,云母矿提锂本身成本就较锂辉石、盐湖等矿产要高,宜春地区的碳酸锂成本有些差异,矿石品位高的厂成本可能在7万元/吨左右,但矿石品位低的厂成本大概得10万元/吨以上,甚至有的要到12万元/吨~15万元/吨。

在有“亚洲锂都”之称的宜春,当地上游矿企亦需要外采矿来补充生产原料,本地自有锂矿并不能满足本企业的生产需求。

当地矿企以九岭锂业、志存锂业、永兴材料、江特电机四家为主。其中,九岭锂业此前招股书中披露除自有的大港瓷土矿外,公司也会向其他矿产公司、选矿单位或贸易企业采购部分含锂精(原)矿;而志存锂业在宜春当地并无自有矿权,亦需要外采矿。

炒锂热潮降温,锂渣何去何从?

此前宜春的炒锂乱象,叠加当地锂矿低品位等原因,导致宜春地区近年的锂渣迅速增加了,锂渣消纳成为难题。上述《规划》指出,科学处置、综合利用锂渣已成为宜春锂电新能源产业发展亟待解决的问题。

在碳酸锂价格飙涨之前,宜春当地的锂渣由上游生产者贴钱处理,通常运往水泥、建材等厂;但随着碳酸锂价格飙涨,有不少企业涌入炒作倒卖锂渣,曾经被填埋的极低品位的锂渣也被人重新挖出,进行二次提锂。

碳酸锂价格降温之后,锂渣价格随之从100元/吨最低跌至0元,锂渣也重回由上游生产者贴钱处理的模式。

宜春环保整顿后,生产的锂企被要求锂渣不得填埋,不得露天堆放。上述《规划》亦指出,锂渣主要用于水泥、混凝土和烧结砖等建材行业,还处在应用试验和应用标准制定阶段,消纳能力有限。

蔡勇也告诉时代财经,碳酸锂价格达到16万元/吨~18万元/吨的时候,倒卖锂渣才有利润,现在的价格下锂渣没人要了。由于禁止露天堆放,现在宜春很多仓库都出租给当地的锂企堆锂渣,仓库租金都涨价了。

时代财经了解到,对于锂渣的处理,宜春当地企业目前还是以堆放为主。“现在一时半会也无法消化那么多”,刘浩表示,“先堆放,用一两年的时间慢慢消化。同时也等待相关政策出台。”

一位宜春开发区工作人员向时代财经表示,当地政府正在推动锂渣消纳场的建设,以更好保障产能的释放。上述《规划》显示,当地政府正推动在宜丰、奉新、万载、袁州、高安等锂渣产出集中区规划建设符合有关标准、规模相当的锂渣消纳场。

据宜春日报,2023年10月,宜春市市长谭赣明在一场座谈会上提出,要加快推进锂渣消纳场建设,扎实做好长石粉、尾泥、锂渣消纳处理,促进固废资源安全化、资源化利用,推动锂电全生命周期绿色化发展。

今年两会期间,全国人大代表、赣锋锂业董事长李良彬也呼吁出台相关政策,鼓励与支持锂冶炼渣大宗化利用配资股票,打通锂冶炼渣资源化利用的最后一公里;同时,整合创新资源,突破锂冶炼渣回收处理难题,鼓励企业联合高校、院所,开展锂冶炼渣高值化、大宗化利用、源头减量等技术攻关,促进锂电产业可持续高质量发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