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市配资平台_正规股票配资实盘_股票配资怎么配资

6天暴跌60%!美国地区银行危机卷土重来?耶伦、鲍威尔发声

发布日期:2024-05-27 12:56    点击次数:77

K图 NYCB_0

  周三盘前,纽约社区银行(NYCB)股价再出现大幅波动,一度跌超15%,随后拉升涨超16%,再震荡回落。开盘后,该股震荡走低,截至发稿,跌超7%。

  自该银行公布远低市场预期的季报后,股价下跌幅度已接近60%。惠誉和穆迪两家评级机构都已经调低了该银行的评级。纽约社区银行大跌是否会再次引发美国地区银行危机引发关注。

  业绩“爆雷”股价急跌

  纽约社区银行本轮急跌始于1月31日。该行当天公布的最新季报显示,2023年四季度亏损2.52亿美元,而分析师此前预期盈利2.06亿美元;每股亏损0.36美元,同比由盈转亏。同时,该行还披露了5.52亿美元的贷款损失拨备,同时将分红从每股17美分降至5美分。

  当天,纽约社区银行收跌37.67%,创1993年11月上市以来收盘跌幅,远超该行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期间的最大跌幅。而在过去五个交易日中,该公司股价有四个交易日下跌了两位数。2月6日纽约社区银行再度下挫22%,6个交易日累计跌幅达59.54%。

  从财报数据来看,造成该行亏损的最大原因在于四季度的贷款损失拨备达5.52亿美元,比分析师预期高出十倍,同时远超上一季度的6200万美元。该数据表明银行的信贷前景恶化。需要注意的是,巨额拨备背后的原因之一在于该银行去年接盘爆雷的签名银行后,资产规模迈过千亿美元关口,因此按照监管规定需要预留更多资本金和损失拨备。

  2023年3月,纽约社区银行通过子公司旗星银行收购了倒闭的签名银行部分资产。根据纽约社区银行公告,旗星银行收购了签名银行约380亿美元资产,其中包括约250亿美元现金和约130亿美元贷款;同时承担了签名银行约360亿美元负债,其中包括约340亿美元存款和约20亿美元其他负债。

  评级机构纷纷下调评级

  鉴于银行资产质量恶化,评级机构穆迪周二将纽约社区银行的信用等级下调为垃圾级别。

  穆迪在周二的一份报告中写道,纽约社区银行正面临着多方面的金融风险和公司治理挑战,穆迪将该公司的长期发行人评级从投资级下调两级至Ba2。该评级公司称,如果情况恶化,可能会进一步下调评级。

  该银行近期有两名负责风险和审计的高管离职同样引发担忧。穆迪认为,风险和审计职能的领导层是银行的“第二道和第三道防线”,对银行风险了如指掌的控制职能是银行信用实力的关键。

  对于是否还会再次下调评级时,穆迪表示将重点关注纽约社区银行商业地产投资组合的前景、盈利、资本化和批发资金的使用情况。此外,穆迪还将进一步评估该行的治理情况,包括风险和资产负债表管理。

  穆迪表示,如果该行信贷表现疲软、市场资金的使用相对于存款资金而言有所扩大、未能增强资本金或储户失去信心从而破坏流动性,那么该行的评级也可能被下调。

  穆迪不是唯一一家下调纽约社区银行评级的机构。上周五,惠誉已将纽约社区银行的评级下调一级,评级展望为负面。在此之前,该评级机构对纽约社区银行的评级定为BBB-,为投资级评级的最低等级。标普全球在2023年应纽约社区银行要求撤销对该公司的评级后,不再对其进行评级。

  地区银行危机卷土重来?

  纽约社区银行糟糕的业绩和大幅下跌的股价,也让美国地区性银行股普遍承压。KBW地区性银行指数今年以来下跌了约12%。分析认为,疫情后居家办公盛行,美国写字楼空置率持续提高,以写字楼为代表的商业地产预期回报率出现急剧下降,商业地产贷款因此成了埋伏在美国银行业的一颗巨雷。

  市场开始担心,2023年初的“硅谷银行危机”将再次上演。2023年3月,美国地区银行爆发危机。先是硅谷银行陷入挤兑危机并被接管。随后,签名银行和第一共和银行先后宣布破产。

  但巴克莱策略师Ajay Rajadhyaksha团队表示,市场的反应过度了,纽约社区银行只是个例,不会演变为行业整体的危机。该行最大敞口是住宅贷款,并非是商业楼宇。

  华泰证券固定收益团队指出,纽约社区银行面临的可能更多是计提拨备引发的资产减值风险,而非挤兑造成的流动性风险,对银行正常经营的影响偏小。

  国金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赵伟表示,2024年美国商业银行信用风险边际上有所抬升,但整体可控,脆弱性集中在中型银行的商业抵押贷款和小银行的信用卡贷款。商业银行拖欠贷款总规模、拖欠率和坏账率都处于历史性低位。大中银行的商业地产贷款风险和小银行的信用卡贷款风险,两者的坏账率均已经升至疫情前水平。美国商业银行信用风险有待出清,但目前看较难触发银行危机。

  美金融高官:风险可控

  对于市场关心的商业地产风险以及可能带来的银行业风险,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和美国财政部部长耶伦先后表态。

  本周二,耶伦在为期两天的国会听证会上对议员表示,加息、居家办公模式导致的空置率升高、以及今年大批商业房地产贷款到期,多种因素结合导致商业地产行业面临很大压力,尽管该行业的损失令人十分担忧,但美国监管机构正在努力确保金融体系的贷款损失准备金和流动性水平足以应对这类问题。

  而当她被问到对纽约社区银行的看法时,耶伦表示,她不希望对单一银行的情况置评,但是美国财政部一直清楚商业房地产可能造成金融稳定风险或给银行体系带来损失,这需要监管层予以特别关注。

  耶伦将于周四在参议院银行委员会发表讲话,这两次露面都是为了让议员们有机会就金融稳定监督委员会的年度报告向她提问。

  鲍威尔上周接受采访时承认,一些规模较小的银行将“不得不关闭”或以被收购的形式“不复存在”,原因是美国各地房地产价值下跌带来的损失。由于美联储上调利率和一场疫情的影响,美国各地的房地产价值突然大幅缩水,许多市中心的建筑被清空。

  但鲍威尔表示:“我们查看了大型银行的资产负债表,这似乎是一个可控的问题。一些规模较小的地区性银行在这些地区集中了风险敞口,它们面临挑战。但美联储正在与他们合作,确保他们有足够的资源和计划来应对预期的损失。”